上海疫情下,殘障者困在原地

社會新聞
2022-04-13

 

一個文明的城市,應該首先保障殘障人士和獨居老人的權益。

 

 

本刊記者/龔怡潔

 

陳鈴(化名)陷入了核酸焦慮。

 

她在上海,隔壁和樓上的住戶都出現了陽性感染者,所住的小區封樓了。

 

陳鈴的健康碼已經變成黃色。按照規定,她想要恢復綠碼,就必須在居家健康監測滿14天的基礎上,近7天內做3次核酸,并均得到陰性的結果才可以。

 

但是,陳鈴是“漸凍癥類型”患者,出行不便。樓棟沒有電梯,3年里她多次提出加裝電梯的訴求,但始終沒成功。疫情爆發之后,做核酸對她來說成了難題。最開始,她說明自己的情況,申請醫生上樓,但被告知需要自行下樓,醫生不能進戶。

 

“我是殘疾人,不方便!彼答。

 

對方讓她先等等,等到最后一家,還是叫她下樓。等陳鈴開始搬爬樓機的時候,核酸工作卻結束了。工作人員離開前說,殘障人士平常應該不怎么出門,家里有人做過了就可以。

 

“不給我做核酸,我的黃碼怎么辦?”

 

并不容易的互助

 

4月6日下午五點半,陳鈴把求助信息發在了殘障互助群里。

 

群是張菁琳牽頭組建的。這個出生于1999年的上海女生,畢業不久后自己創業,開了一家無障礙設計公司。

 

4 月3日晚,因為接到一位殘障朋友的求助消息,張菁琳決定拉一個小團隊,對接疫情里求助的殘障人士。當晚10點,她和朋友們用公司的賬號發了一條微博,附上了一張“上海殘健共融互助”的在線表格,以及互助群的二維碼。

 

張菁琳制作的“上海疫情期間殘障人士需求合集”在線表格。

 

在線表格分為五個區:“我要求助”(統計緊急求助信息),“我需要物資”“我提供物資”“問題互助區”和“留言板”。朋友圈和微博等平臺收集到的求助信息,志愿者們會匯總到表格里,一一打電話核實,再嘗試購買配送。

 

“粗略做出來的表格,希望能夠幫助到大家,歡迎有資源能夠幫助到表格中需求的朋友能夠伸出援手!睆堓剂諏懙,彼時,她還很樂觀地希望這份表格“不被填上需求”!澳愕慕箲]與不安,你的病痛與康復咨詢,你的物資需求與其他求助,都會有回應,雖然可能有時候回應比較慢,但是跟春天一樣,一定會來到的,我們一起共盼春來,攜手互助!

 

住在靜安區的梁小姐是在6日刷微博加入到互助群的,進群第二天,她就收到一位女士的求助:她是住在嘉定南翔那邊的盲人,因為封控,和幾個人在工作的盲人按摩店里被困好幾天了,沒有辦法弄到食物,居委會和街道也沒有給他們提供援助。

 

梁小姐家里囤了一些食物。她又向鄰居收集了一些物資,然后聯系這個姑娘。但是南翔那邊交通管制,而梁小姐住在市區,跑腿閃送都去不了。

 

“我當時是非常失望沮喪的!绷盒〗阏f。

 

上海疫情以來,對于物流的管控非常嚴格。能夠拿到通行證的車輛很少,而且基本上運送的都是大宗貨物,例如統一分配給各個街道和小區的物資。張菁琳和志愿者們聯系到了某物流團隊,試圖解決部分物資需求。但因為物流方是以非公益的正常收費形式參與配送,一些經濟條件有限的受助者不愿意承擔比平時更高的配送費,再加上運力一天比一天緊張,物流團隊也很難優先照顧到這些個人的、點對點的需求。

 

另一種選擇是跑腿——還能叫,但完全靠運氣。跑腿的收費也并不低,加上可以看做是打賞的“調度費”,一單可能需要50元跑腿費才能拿下。張菁琳曾經接到一群被困酒店的外地人的求助,他們中不少是因重病來上海求醫的,本身經濟負擔就不小。雖然已經快吃不上飯,還是不舍得拿出50元給跑腿小哥。

 

在跨區物流嚴重受限的情況下,就近互助能發揮很大作用。在第一次援助嘗試失敗的半小時后,梁小姐又在群里看到了另一條求助信息。

 

“現在我們有9位盲人居住在陜西北路XXX弄小區,食物就只夠今天(4月7日)了!卑l信息的人說,從昨天開始,已經嘗試了很多求助辦法,聯系不到所在的居委會,網上也搶不到食物,從街道辦得到幾個訂餐信息,但因為不夠起送量無法配送。

 

4月7日,殘障互助群里,大家在更新工作進展。經梁小姐的幫助,靜安區江寧街道9位盲人的求助已經解決。圖/受訪者提供

 

這個地址和梁小姐就在同一個街道。她主動提出對接這個求助,電話里,她向對方確認有沒有廚房?“如果可以做飯,我就可以給他們多送一些新鮮食材!彼f,得到對方肯定答復后,她趕緊叫了一單跑腿,她送去的包裹里有蔬菜和掛面,還有早上剛剛搶到的幾罐午餐肉,鄰居家留下來的粽子和臘肉,就這樣塞滿一箱,送到了求助者手里。

 

被剝奪自救主動權的人

 

《中國慈善家》聯系上住在黃埔區的張仲棟時,他的求助還未解決。

 

“需要泡面,水果,髙血壓藥(馬來酸左氨氯地平片)!彼诒砀窭飳,并留下了自己的地址和聯系方式。

 

張仲棟今年67歲,下肢殘疾,目前和66歲的老伴住在一起。小區在浦西,剛開始說要封四天,兩位老人備了些蔬菜。但后來封控時間繼續延長,十幾天里,就派發過一次物資。

 

“我們兩個老人,網上買東西搶購又搞不來,女兒在浦東,但她也只能搶到自己那邊的!睆堉贄澱f,他的高血壓藥還沒買到,目前就剩一板了,這是每天要吃的藥,不能停。藥并非處方藥,張仲棟找到對接的社區醫生,對方也沒辦法,“現在社區衛生站都關閉了!

 

張仲棟所在的這棟樓,已經出現了多例陽性。樓上樓下的兩戶也都陽了。更早的時候,他還能讓小區保安幫忙把一些菜送到樓下,老伴下樓去取。但是現在樓里疫情形勢嚴峻,兩人也不敢出門了。家里還有一棵包菜,幾根黃瓜,兩根蘿卜,一點米飯。兩個老人現在戒了早餐,改成一天吃兩頓,“這樣能節省一點”。

 

4月11日,上海虹口區某地的叮咚買菜配送已經停止服務。圖/受訪者提供

 

上海市政府11日宣布,根據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相關規定,上海將劃分封控區、管控區、防范區三類地區,實施分區分類差異化防控。張仲棟所在的小區,又被劃入了封控區,還要再封14天!斑@就麻煩了!

 

另一位視障人士王薛奎,此時在浦東自己工作的盲人推拿店里。店里住了6個人,有視障者,也有腿腳不利索的!盎厩闆r還好,但最好能有人幫我們送點菜過來,因為盲人出去買菜還是不方便!彼嬖V《中國慈善家》,街道最近給他們派發過一次蔬菜和掛面,食物問題有所緩解,但衛生紙之類的生活耗材還比較缺。

 

上海市殘聯的一位工作人員告訴《中國慈善家》,現在統一的物資調配都是各個區街道在做,殘聯也在封控狀態!懊刻焯幚淼那笾娫挻蟾诺脦资,這只是能處理的數字,打過來的求助電話更多。殘聯一般對于求助電話都會回復,對于急需的求助,比如吃不上飯或者急需用藥的,我們都是盡量滿足的!

 

就在接到記者電話前,這位工作人員剛剛幫一位求助者下單了閃送,給他快遞了急需的導尿管!暗行﹩栴}我們還沒辦法解決,比如疾控中心對陽性病例的出行、問診有要求,我們只能幫忙聯系解決,病人需要特殊護理照顧的,我們盡量提供幫助!彼硎。

 

在張菁琳看來,殘障人士多數被置于社會場景中的邊緣地帶,曝光機會少,聲音也難以傳達出來。

 

上海疫情爆發后,多數人開始找團購、叫跑腿,但對于很多殘障人士來說,都不是能及時參與和了解的渠道,甚至連參與線上搶菜這份不確定的自救主動權都很難掌握!斑@些線上軟件對他們不太友好,尤其是對于盲人,根本沒辦法參與搶菜。而且大部分人本就因殘致貧,疫情之下更為困難!睆堓剂崭嬖V《中國慈善家》,這讓一些殘障人士不得不選擇留在原地,等待救援——盡管依賴別人并非他們所愿的生活方式。

 

建群以來的這幾天里,張菁琳已經遇到過很多他們無能為力的求助。陳鈴的核酸訴求便是其中之一,那天大家幫她想了各種辦法,也嘗試了向各種官方的渠道反饋,但都沒能解決她無法下樓做核酸的難題。直到現在,陳鈴依然還是黃碼。

 

誰是強者,誰是弱者?

 

張菁琳公司的微博上,最后一條求助進展的更新發布于4月7日。

 

4月10日,張菁琳告訴《中國慈善家》,雖然表格仍在統計,但現在志愿者們有心無力,很難提供幫助。

 

“運力極度緊缺,90%都是線上志愿者,自己也被困在家里出不去。整個上海都是這樣。連我自己都沒飯吃了!睆堓剂占依镏皇O乱粋月前買的幾罐八寶粥,采訪的當天,她小心地喝了一罐,剩下的存起來。

 

張菁琳在車里找到的幾罐八寶粥,這是她接下來幾天的寶貴食糧。圖/受訪者提供

 

張菁琳曾經在“北方公園NorthPark”的采訪中提到,她的理念是“全年齡段無障礙設計”。

 

“每個健全人都可能在某些情境下變成臨時障礙者。年老者、體弱者、孕婦、帶小孩出行的家庭、拖著大件行李的旅行者、大包小包歸家的人、需要急救的人,人人都需要無障礙!辈稍L中,她提到的是“平等”“并肩”“戰友”這些詞。她覺得,某種意義上,健全人和殘障人士并無差別,因為障礙是每個人都可能面對的難題。

 

這或許是“需要努力才能更加普及”的理想化理念,但在上海疫情的當下,在大家都需要為基本生活物資憂慮的時候,當大家都被困住手腳的時候,傳統認知中健全與殘障的差異,似乎也被抹平了一些。

 

小王是群里最忙的志愿者之一,一直在做信息核實和聯絡工作,也找到了物流。這些天,她遇到了一位“非常堅強,非常自立”的盲人阿姨!鞍⒁淘谄謻|區,是做盲人按摩的。一開始她聯系我,是想幫另一個盲人朋友買些物資,慢慢的,有什么事情她都會給我打電話、發語音!毙⊥醺嬖V《中國慈善家》,“她一直努力想再幫別人做一些事情!

 

通過阿姨,小王了解到因為封控,已經有40多個盲人在微信群求助,說自己的導盲犬沒有狗糧吃了。那一天,小王找了很多賣狗糧的店家,自己篩選了一遍,把覺得比較靠譜的一家發給了阿姨,她再轉發到盲人微信群里去。

 

無關是否身體健全——這位阿姨是一位熱心而善良的志愿者,就像很多的志愿者一樣,這讓小王印象深刻,“她跟我提需求的時候,語氣和措辭都是盡量不想麻煩別人的那種。每次都會說很多謝謝!

 

4月6日晚,張菁琳在公司微博@JIYUU己由無障礙上更新救助工作進展。圖/@JIYUU己由無障礙微博

 

盡管生活受到很大影響,但很多的殘障人士依然表達了包容和理解。王薛奎說,他覺得上海是個大城市,人口太多了,做得不好,缺些東西,配送緊張,大家都會遇到!白詈竽軒臀覀兯偷,我們就很感激了!睆堉贄澱f,除了急需的藥,少些吃的都能克服,他對疫情工作的難處表示理解,“我相信政府肯定會解決的,不可能讓我們這樣兩個老人就這樣!

 

“上海寶山”公眾號發布的一篇文章提到,轄區內不少助殘員本身也是殘疾人,他們除了承擔收集殘障人士健康信息、訂飯送餐上門之外,也像其他志愿者一樣,配合醫護人員和居委會,參與核酸檢測秩序維護工作。盡管社會中的多數人沒有能夠及時地看到殘障人群,或總是刻板地把殘障人士想象為“受助”的形象,但不少殘障人士,并未順勢把自己放進這些框架里。

 

關于互助群的未來,張菁琳說,目前資源有限,很多時候只能看運氣。但她也表示,“能幫到的話就做,現在還在持續,沒有放棄!

 

“我是做編輯工作的,對于殘障人士的了解曾經也很有限。這次因為疫情里暴露的一些問題,才讓殘障人士、獨居老人等弱勢群體有可能被關注到!毙⊥鹾粲,在劃定“三區”之后,解封小區的年輕人們,可以多幫老人們、殘障人士們跑一跑!皩,在反思這場疫情的時候,希望大家都能認識到,一個城市,一個文明的城市,應該是首先要保障這些人的利益的!

 

圖片來源:IC

圖片編輯:張旭

值班編輯:邱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