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慈善家2021年度人物 | 吳尊友:期待“不被看見”

善意星球
2022-02-16

 

入選理由

 

他在21世紀初就成為我國艾滋病防控的關鍵人物,其后幾乎從不缺席任何一場傳染病防控戰役。新冠疫情暴發兩年多以來,他背負著重擔,為決策層提供科學參考,為大眾科普知識。

 

新冠疫情讓他的名字家喻戶曉,但他期待著和疫情退出公眾視線的那一天,彼時當是疫情散去,歲月靜好。

 

吳尊友,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流行病學首席專家。自2020年1月起參與我國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的一線工作,運用專業知識研判疫情走向、為防疫相關決策提供科學依據。

 

本刊記者/龔怡潔

 

2021年12月30日,人們在視頻里看到了久違的吳尊友。當天他出席網易經濟學家年會,并對新冠新毒株奧密克戎、春節防控政策等大家關心的問題做了解答。

 

“怎么看著比去年憔悴好多啊,頭發也白了!币曨l下面,一位網友留言!皡亲鹩言趺戳恕,甚至一度上了熱搜。

 

大家察覺到了吳尊友的變化——他比以前清瘦了許多。這位59 歲的公共衛生專家坦言,兩年多持續的高強度的抗疫工作,讓他“壓力很大”,以至于身體也出了些狀況!安贿^,這些和我們今天的采訪沒有關系!眳亲鹩褜τ浾邤[了擺手,示意話題不要停留在他個人身上,而是回到公共衛生、傳染病防控上來。

 

作為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流行病學首席專家,自從兩年多前新冠疫情暴發之后,吳尊友幾乎把所有的時間都奉獻給了疫情的防控工作。談起新冠疫情,他一直來回提起四個字:責任重大。

 

像破案一樣追蹤疫情

 

1月8日,天津疫情防控指揮部報告新增20例新冠肺炎病例,其中最早兩例經病毒基因組測序后,判定為變異毒株奧密克戎感染者。

 

在當天的新聞發布會上,天津市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副主任張穎表示,本輪天津疫情,呈現“傳播速度快、隱蔽性強、穿透力強”的特點,經流行病學分析,病毒目前至少已傳播了三代。

 

這一輪疫情,對于國家防疫政策來說,又意味著新的變數!疤旖蜃钤鐖蟮赖107例全都接種過疫苗,這些突破病例,也就是奧密克戎變異毒株,它通吃!眳亲鹩迅嬖V《中國慈善家》,“這就意味著,未來疫情預測變得更困難了!

 

吳尊友認為,我們現在對新冠病毒的認識仍然非常有限。也因此,這兩年多時間里,以吳尊友為首的疾控中心專家組,一直都在和迅速流逝的時間及隨時到來的變數賽跑。

 

吳尊友的專業是流行病學。這門學科通過研究疾病發生的規律和影響因素,依邏輯判斷疾病病因、尋找傳播規律,進而制定控制和預防疾病的對策。他告訴《中國慈善家》,新冠疫情發生后,疾控中心的專業技術人員會每天對收集上來的全國日報告疫情進行分析,并生成一份報告。

 

吳尊友研究員在開展現場流行病學調查。圖/艾防中心

 

之后,吳尊友會對比這一段時間內的疫情分析報告,根據病人發病特征、地理范圍和傳播鏈關系,推理出本次疫情的傳播流行規律,同時研判趨勢,為決策提供科學依據。

 

“攻關的時候就像破案,”吳尊友這樣形容,“調查案子的周期大概需要三到四周時間。你找不到源頭的時候,就會像熱鍋上的螞蟻,壓力巨大。這不是一般的工作壓力!

 

這的確是一份非!爸亍钡墓ぷ。首先是量“重”,即工作強度非常大。這兩年來,吳尊友時刻都在待命狀態!罢f兩個小時讓你到機場,就沒有任何討價還價的余地。要求馬上到那里,就一定要趕到!眳亲鹩迅嬖V《中國慈善家》,“我們(疾控中心工作人員)都沒有雙休日,因為隨時都會有任務。我們現在還有一群專家,就在西直門賓館住著,24小時沒日沒夜地統計分析全國各地的疫情情況,及時向上匯報!

 

這樣的日子,持續無間斷地已經過了兩年。因為人手奇缺,疾控中心要從下屬二級單位借調人,甚至還從大學的公共衛生學院借人來支援。

 

比起身體的勞累,更重的是心理負擔——這份工作的責任實在過于重大。用吳尊友的話來形容:假設新冠是一片遠未探索完的海域,中國的船要向哪里行駛,需要靠掌舵人來做決定。而吳尊友和疾控衛生系統的專家,就是要為掌舵人提供專業建議的航海士角色。任何研判和預測都有可能出現失誤,而對于新冠肺炎這個新出現的、未被完全認知的、隨時發生變化的傳染病,總結傳播規律并做出預測,風險不言而喻。

 

從“破案”到“結案”,大概有三步流程!笆紫任覀円酪黄鹨咔槭窃趺磥淼,源頭在哪里,如何傳播;第二,需要知道它大概已經流行了多長時間;第三,就是我們盡快把它控制住!眳亲鹩颜f。

 

2020年4月2日,青島,新冠肺炎疫情期間,山東即墨疾控中心工作人員在采集鼻咽拭子。圖/視覺中國

 

2020年6月,北京新發地農產品批發市場發生疫情。6月14至16日,中國疾控中心病毒所溯源專家組成員三次進入市場內采集樣本。當時,研究員分別在地下一層海鮮店里的三文魚、水溝和市場兩公里以外的地方采集到了陽性樣本。

 

同一時間,在6月15日,吳尊友攜專家組抵達北京疾控部門,開始和當地疾控人員一起開展病毒溯源和疫情研判工作。到當月24日,吳尊友在接受采訪時給出初步結論——此輪疫情的傳染源可能并非先前人們認為的野生動物,而是已污染的物品或人。


“判斷病毒來源是海產品,當時爭論也是很大的!眳亲鹩迅嬖V《中國慈善家》,如果海鮮甚至冷鏈被確定為新冠病毒的傳播渠道,那么之后國家則必須要在冷鏈和進口貨物的檢測消殺環節投入更多的精力。

 

除年初湖北溢出疫情外,2020年新疆還發生了兩起嚴重疫情,吳尊友參與了第二起疫情的溯源調查。當年10月下旬,新疆出現了疫情。這次的“破案”花費了約一個月的時間,直到11月份,吳尊友和團隊最終確定,是由于天氣轉冷后貨物攜帶的病毒發生了傳播。

 

在這一次次發現問題到解決問題的過程中,防控政策也逐漸完善起來,在冷鏈和冬季國際物流方面做了更嚴密的防控,減少了疫情的傳播擴散。

 

在參與疫情調查的工作中,吳尊友必須要做第一個下結論的人,而這是一件無比艱難的事。盡管有扎實的專業知識和每天積累的研究報告支撐,但扛起一座城甚至一個國家的公共衛生,其壓力是常人難以想象的。

 

“會感受到一種巨大的責任,”吳尊友對《中國慈善家》說,“壓力再大,你也必須要把工作做好。雖然不是每一起疫情的邏輯關系都能理清楚,但調查成功之后、把問題轉化成防控政策的一部分,你就會感到非常幸福和快樂!

 

成為公衛人

 

和公共衛生結緣,對吳尊友來說,也大體是巧合。

 

1963年6月,吳尊友出生在安徽省黃山市的農村。1980年,他參加了高考。

 

那一年的1月1日,國務院擬定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學位條例暫行實施辦法》,規定中國設學士、碩士和博士三級學位,開始在我國建立起高等教育學位制度。同年2月27日,首批博士、碩士學位授予單位被確定。

 

在參與疫情調查的工作中,吳尊友必須要做第一個下結論的人,而這是一件無比艱難的事。

 

那時,中國恢復高考還不足五年,據教育部公布的歷史數據,當年本?普猩側藬禐27.9萬人,高等教育毛入學率僅為2.16%,競爭非常激烈。面對人生的關口,18歲的吳尊友沒太多想法,只想著“有書可讀”就很幸福了!爱敃r報了醫學院,但其實我對這個專業沒有任何認知,只是想著只要有大學上就可以了!彼嬖V《中國慈善家》。

 

吳尊友順利考上了安徽醫科大學衛生系。剛開始他對這個“盲選”的專業一無所知,直到開課一段時間后,他才了解到什么是“公共衛生”!暗搅诵l生系學習以后,才覺得這個專業很有意思,特別是流行病學。它是一種方法學,在公共衛生領域里面起著非常重要的作用。像最經典的案例——吸煙和肺癌的關系,它(流行病學)通過幾種不同的研究設計來看兩者之間的邏輯關系,而不是單一地去看。這就會讓人的思維變得活躍,具有挑戰性!

 

五年的衛生系學習既包括臨床醫學專業課程,也還有衛生防疫站的實習。吳尊友被分配到安徽巢湖地區醫院實習臨床實踐,在上海市閘北區衛生防疫站實習公共衛生。畢業后,他又考取了母校的流行病學碩士,并在1988年順利畢業,進入了安徽省防疫站工作。

 

1989年,云南發現了146例艾滋病感染者,均為西部邊境地區的靜脈吸毒人群——這是我國首次發現艾滋病流行疫情。同年,美國國立衛生院的培訓項目與中國衛生部合作,計劃在國內疾控系統中考試選拔一名公派留學人員,當時在安徽省防疫站工作的吳尊友參加了選拔,并在兩年后拿到了名額,去往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攻讀流行病與衛生統計博士學位。

 

吳尊友的博士生導師專攻的就是艾滋病防控方向。1995年,拿到博士學位的吳尊友學成歸國,在后來的故事里,他成為了我國21世紀初艾滋病防控工作的關鍵人物。

 

“在流行病學研究生教育領域,美國相當于大學,中國就相當于小學!彼芴谷坏爻姓J中美之間流行病學的學術差距,“流行病學的經典案例,都是英國、美國的專家們做出來的。而且這些流行病學大師也都是在英美,他們在這個領域是世界的先驅!

 

海外留學的經歷拓寬了吳尊友的視野,也讓他在傳染病防控的道路走得更遠,步子邁得更穩。談起自己的專業,一貫寡言少語的吳尊友會變得滔滔不絕,內心的熱愛溢于言表。

 

“對于一起新的傳染病或者不明原因疾病的發生,你要把它搞清楚就是一個很大的挑戰。如果因為你的付出和勞動,把問題弄清楚了,讓這種疾病被認識了,甚至不再發生了,這個時候你又會感到無比的幸福。這種幸福是任何其他物質享受都沒有辦法比擬的!吳尊友說。

 

2020年12月18日,2020騰訊風云演講年會在北京舉行,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首席流行病學專家吳尊友登臺演講。圖/視覺中國

 

從艾滋病防控開始

 

吳尊友博士畢業那年,恰好是我國的艾滋病防治基礎設施起步的一年。

 

1995年1月,由衛生部牽頭支持,我國第一次建立了國家級艾滋病哨點監測系統。同年8月,國務院復批衛生部與中央機構編制委員會辦公室函件,同意建立國務院防治艾滋病協調會議制度,并加強防控艾滋病的專業機構建設。第二年,國家艾滋病預防與控制中心開始籌建。

 

從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學成歸來的吳尊友,加入了中國預防醫學科學院(即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前身),成為時任院長曾毅院士的博士后。當時,吳尊友主要負責艾滋病行為干預方向。1996年,在他的推動下,我國開始了第一個針對性工作者的艾防干預項目,包括艾滋病知識科普、發放安全套等。

 

艾滋病的傳播途徑包括性傳播、血液傳播和母嬰傳播。其中,云南邊境最初出現的疫情,就是因為多名吸毒人員共用同一個未消毒的針具,由血液傳播造成的感染;這些吸毒人員又通過性行為把艾滋病傳染給配偶或嫖客,鏈條中的女性艾滋病感染者又會把病毒傳播給孩子。因此,想要從源頭遏制當地艾滋病的傳播,就必須從吸毒人群開始找辦法。

 

“找到這些人并不難,”吳尊友告訴《中國慈善家》,“實際上你去到他們中間,就發現沒什么神秘的。當然,你需要跟他們打成一片,同吃同住,他們喝的水我端過來就喝!

 

關于這一段經歷,吳尊友此前接受媒體采訪時曾經提到,工作最開始也并不順利。他曾經當面請女性性工作者對艾防知識宣傳畫的草稿提些建議,但當對方得知他是疾控人員,就一直不予回應。

 

吳尊友在屋里坐到中午,看到這些女生開始悶頭吃飯,他表示自己也餓了,自然地拿過桌上的包子吃,并用她們的紙杯倒了水喝。吳尊友的這些舉動,慢慢讓她們放下了心里的防線,開始配合疾控人員的工作。

 

2012年10月19日,河南省上蔡縣文樓村是中國最早被公開艾滋疫情的村莊,河南省提出了“不使一名適齡兒童失學”的目標。在文樓村小學里沒有歧視、沒有恐懼,受母嬰傳播而患艾滋病的兒童像正常孩子們一樣上課學習。圖/CNSPHOTO

 

在吳尊友等專家的建議下,我國于1997年開始向吸毒者介紹安全注射技術和減少危險注射措施,并于兩年后在全國開展清潔針具交換試點。當時,防控工作者希望能向吸毒人員推廣清潔針具,但吸毒人員擔心自己在取針具的過程中就會被抓捕,因而不愿意配合。


這就需要艾防所與公安系統緝毒隊進行協調,或是在吸毒人員中找些志愿者,由他們統一搜集舊針具,拿到針具交換室換回清潔針具后,再發給不愿露面的吸毒者。同時,艾防所也聯合衛生、公安部門,在吸毒人群中推廣美沙酮療法,幫助推進毒品戒斷,進而控制吸毒人群中艾滋病的流行。

 

“我們在這里面做了很多工作,”吳尊友告訴《中國慈善家》,“但個人的力量只是起到一些推動作用。只有把你的意見變成政府行為、變成國家政策的時候,它才能發揮作用!

 

2001年,國務院辦公廳印發“中國遏制與防治艾滋病五年行動計劃”,把“針對高危行為開展干預工作”寫入條例,吳尊友等國內首批艾防人員的努力收到了政策效果。

 

目前,我國艾滋病新發感染者中,吸毒人員比例降至1%,母嬰傳播基本被阻斷,占大頭的是人員比例達98%的性傳播途徑。吳尊友自2005年就任中疾控性病艾滋病預防控制中心主任后,也一直在著手解決這個艾滋病防控的大難題。

 

“性途徑主要是個人的行為,政府和社會組織能夠干預的非常有限,到目前為止還沒有找到解決問題的辦法,每年查下來都有十幾萬人!眳亲鹩迅嬖V《中國慈善家》。

 

盡管艾滋病患者中異性戀人群占到三分之二,但剩余三分之一的同性戀人群更難被社會看到,也更缺乏保障。為了更直接有效地觸摸到這些人群,吳尊友和他的團隊決定和社會組織開展合作。

 

吳尊友說,個人的力量只是起到一些推動作用,只有把自己的意見變成政府行為、變成國家政策的時候,它才能發揮作用。攝影/本刊記者 張旭

 

他們的一個合作伙伴是藍城兄弟。這家互聯網企業旗下的BluedApp是亞洲最大的LGBTQ在線社區,其公益品牌“淡藍公益”成立于2008年,服務范圍涵蓋艾滋病互聯網干預、同伴外展活動、能力建設和培訓、艾滋病檢測咨詢、感染者關懷等領域。藍城兄弟的用戶基礎、互聯網平臺和流量優勢,對于中疾控來說都是寶貴的資源。

 

“我們了解情況后,覺得他們是真的想做事,就把他們納入到艾滋病防控的陣線里來!眳亲鹩迅嬖V《中國慈善家》,“他們也為其他的社會組織搭建了一個平臺,大家都可以在這個平臺上開展工作。而且藍城已經是上市公司了,對于艾滋病防治工作也能提供長線的支持!

 

目前,中疾控和淡藍公益合作上線了“艾滋病在線預約檢測系統”,用戶可以在其中搜索找到全國七千多家有檢測和服務資質的機構。

 

在本職工作之外,作為民主促進會的成員,吳尊友還積極建言獻策,在疾病防控方面提出許多優秀提案。去年底,他獲得了中共中央頒發的“各民主黨派、工商聯、無黨派人士為全面建成小康社會作貢獻”先進個人榮譽。

 

新冠疫情暴發讓吳尊友的名字家喻戶曉,而在此之前,雖然吳尊友等疾控專家做了大量的傳染病防控工作,但都不為大眾所知。用吳尊友的話來說,多數時候,疾控人員的工作是“不被看到的”。“做公衛就意味著,你的工作做得越好,就越不被大家看到!吳尊友這樣解讀這份工作。

 

吳尊友表示,他期待著自己隨同新冠疫情退出公眾視線的一天。但是,他也認為這是一個非常艱難的過程。

 

對于和新冠病毒“長期共存”的說法,他表示保持觀望態度!靶鹿诨蛟S將徹底改變整個世界,也會讓我們對傳染病的認識發生巨變,讓世界的生活規律全都要和疫情以前的狀況告別!闭f到這里時,吳尊友的語氣變得尤其鄭重,“但有一點我是相信的,那是就是科學,以及人類的智慧,會讓疫情的影響逐漸減小!

 

對話吳尊友:結束新冠疫情仍有很多挑戰

吳尊友很忙。采訪的時候,他婉拒了接送,獨行俠般匆匆前來,匆匆離去。

 

他謹言慎行,尤其是當記者問及有關疫情防控的問題,他語速會放慢,表達力求嚴謹,但思路非常清晰,談鋒甚健。

 

休息的間歇,他拿起自帶的保溫杯喝一口水,捋了捋有點皺褶的衣襟,沉默的目光投向窗外。這時,他臉上有一點疲憊,周圍的空氣似乎才有片刻的放松。

 

《中國慈善家》:您覺得從事流行病學工作,和臨床的醫生相比,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吳尊友:對于疾控人員來說,你工作做得越好,越看不到你的成績。在臨床上的話,你治療的病人越多,就越有成就感。但你看我們(疾控人員),工作做得越好的時候,病人就越少;病人越少的時候,你就越不被社會看見,invisible(看不見的)。

 

《中國慈善家》:新冠疫情暴發到現在兩年多了,您一直在一線工作。這個過程中,最大的成就感是什么?有什么遺憾嗎?

 

吳尊友:到目前為止,從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專業機構來說,從我們國家的決策來說,應該沒有出現過冒失或倉促推進等任何讓我們感到后悔的事。但很多時候,新冠的傳播擴散也是由于人為因素造成的。大多數人還是能積極配合,但個別人會更多考慮自己的方便,因而導致疫情的擴散,這是讓我感到比較遺憾的事情。

 

《中國慈善家》:您如何預測新冠疫情的走向?

 

吳尊友:疫情很難預測,因為我們對新冠的認識還非常有限。兩年多的時間里,新冠總是在刷新我們的認知。我們原來以為通過疫苗可以實現的群體免疫策略,會對抗擊新冠的流行起到很好的作用,但從近期美國、英國和歐洲其他國家的情況來看,這個想法已經不現實了。

 

你看歐洲,英國、法國每天報告新增病例數20萬、 30萬,美國每天報告數100萬,而這些國家的疫苗接種率都達到了70%以上。

 

《中國慈善家》:2022年,我們有沒有可能終結新冠的流行?奧密克戎變異毒株的癥狀減輕,意味著什么?

 

吳尊友:因為奧密克戎的癥狀比較輕,很多人就想到,會不會冠狀病毒能像流感一樣變成常態,病死率很低,老百姓就都能接受了。這種期望可以理解,但真正實現難度很大。畢竟新冠病毒和流感病毒不一樣,它們感染的位置也不一樣,流感病毒主要是攻擊上呼吸道,而冠狀病毒攻擊的主要是下呼吸道,而且全身各個器官都有可能受到影響。

 

奧密克戎的致病性減弱,也并不一定是好事。一方面,因為沒有明顯的癥狀,患者可能就不去就診,反而更容易造成家庭和社區內的傳播,也就是所謂的隱匿性傳播;另一方面,雖然癥狀輕,但發病人數大量上升之后,會對醫療資源造成巨大的沖擊,輕癥病人無法及時得到治療的話,也會演變成重癥甚至死亡。

 

2022終結新冠的流行理論上不是不可行,但在實際操作面臨很多挑戰,需要“世界一盤棋”,需要聯合國和世界衛生組織強有力的協調,目前看起來還是有很大難度。

 

《中國慈善家》:在您看來,新冠疫情會成為一個歷史分水嶺嗎?這場疫情,對您個人,對整個社會,都產生了怎樣的影響?

 

吳尊友:這個影響太大了,對于未來我都不敢去預測。如果真的按現在這樣的情況發展,新冠將徹底改變整個世界,也會讓我們對傳染病的認識發生巨變,讓世界的生活規律全都要和疫情以前的狀況告別。

 

我估計,很快歐美國家就會敞開國門了,代價就是會有很多人感染。對于這些國家來說,他們選擇去承受這個現實,但對于中國來說,如果是那樣的情況,我們能夠接受嗎?

 

所以對于未來我不是特別樂觀。因為我們對新冠病毒的認識還太少,是不是可以長期共存,這個“長期”又是多長,現在都沒有一個確切的說法,心中沒有數。

 

但是,有一點我是相信的,那就是科學,以及人類的智慧。我相信,科學會讓我們對病毒有越來越多的了解,而人類的智慧會讓疫情的影響逐漸減小。

 

人像攝影:MORE x JOLI studio

圖片編輯:張旭

值班編輯:邱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