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慈善家2021年度人物 | 安踏創始人丁和木:積善傳家

企業責任
2022-02-14

 

入選理由

 

出生在戰火紛飛的1930年代,民族苦難、家庭貧寒讓他在青少年時代遍嘗人世艱辛。改革開放為他帶來人生轉機,以勤勞、智慧實現從家庭作坊向自有品牌的成功飛躍,也實現了巨額的財富增長。知恩圖報、樂善好施的他造福桑梓,常年扶貧濟困,為民生福祉、教育事業慷慨解囊。

 

丁和木身上既有中國傳統慈善精神的賡續,更為家族慈善的現代化、制度化安排提供了優秀樣本。

 

丁和木,1937年生于福建晉江,安踏集團創始人之一。2009年12月獲“中華慈善突出貢獻獎”,2012年榮獲第七屆中華慈善獎“最具愛心捐贈個人”。2021年,丁和木家族捐贈100億股票及現金,創立和敏基金會。

 

本刊記者/程昕明

 

岸兜村的人們早已習慣了面對采訪者。

 

“每個月總有三四趟!边戎Ψ虿,六七十歲的老人們慢悠悠地笑道。

 

這些采訪大多因為當地的企業家而來。安踏、特步、喬丹、361°等運動品牌都誕生在福建晉江陳埭鎮這座號稱“萬人丁”的小村子,95%以上的村民都是丁氏回族。制造業的繁榮讓這里車水馬龍,光是外來人口就有兩三萬。

 

這天上午,85歲的丁和木剛同村的老人們拉完家常離開——2007年公司上市以后他就不在村里住了,但每周還會回來幾趟。即便不在現場,大家的話題總離不開他,他是德高望重的“老董事長”,年紀大一點的鄉鄰們更喜歡親切地稱他阿木。

 

“阿木啊,你是全村人的福氣,你要長生不老哦!”老人們見到丁和木常常會這樣說。

 

兩天前,丁和木照例剛給村里60歲以上的老人發放了500元的生活補貼。這樣的老人有778位,一次發放補貼就要近40萬元。從2008年開始,這份心意沒有斷過。每月5日,用紅包將現金包好,發到每位老人手上。金額也從早年的300元,上升到現在的500元。

 

2021年12月,丁和木家族100億的巨額捐贈讓世人矚目,也讓這位岸兜村土生土長、僅有小學文化程度的企業家、慈善家成為外界關注焦點。

 

家文化

 

在岸兜村,丁和木的善舉無處不在。

 

修橋筑路、廟宇翻新、興建學校,都是他帶頭捐款。村里的阿瑞幼兒園以他母親的名字命名,2010年捐資750萬元建成,解決了本村和大量外來務工人員的子女教育問題。

 

投資6000萬元、占地3400平方米的和木文化中心2019年建成啟用,活動室、閱覽室、南音社一應俱全,是村里老人們的樂園。幾年后,投資20億的上海第六醫院福建分院也將在這里拔地而起。

 

“高大上”的和木文化中心身后,是丁和木一家的舊居和安踏的第一代生產車間,白手起家的故事便從這里開始。

 

丁和木的老屋如今已不再住人,隔壁的老廠房也成為記錄安踏成長史的陳列館。紅墻白柱的閩南二層小樓修葺得十分典雅,一層門廊和客廳各有一副對聯,其中分別包含了丁和木夫婦及其父母的名字,既是對先人的追憶也是家風的傳承。

 

丁和木捐資6000萬興建的和木文化中心于2019年落成。

 

從家庭作坊到家族企業、家族慈善,家庭、宗族始終是丁和木的事業起點和歸宿。

 

1937年,丁和木出生在岸兜村的貧苦農民家庭,丁氏回族是當地的主要人口構成。村口的寺廟旁,是始建于明代萬歷年間的丁氏宗祠,從阿拉伯漂洋過海而來的丁氏先祖在福建沿海落地生根,長出閩南文化獨特的一枝,傳承至今。

 

據當地村民介紹,1980年代從海外前來尋根的丁氏后裔發現了祠堂墻壁上的阿拉伯文字,也由此揭開了丁氏回族的歷史迷霧。700多年前,泉州是海上絲綢之路的起點,也是東方大港,丁氏始祖便是在那一時期來到福建沿海。

 

出生在戰火紛飛的年代,丁和木自幼受苦。家中一姊三妹,他是唯一的男孩。小學畢業時,他是學校當年9個考上晉江重點中學的學生之一,但生計所迫只能放棄學業挑起家庭重擔?亢3院,夜里三四點下海捕魚、撈蟶苗對他來說也是家常便飯。

 

全家七八口人的生活都靠丁和木一個人負擔!耙驗椴蝗绦目次乙粋人受苦,父親60多歲了還要跟我下海、下田,冬天很冷也要去!边@種苦日子讓他至今難以忘懷。

 

窮則思變。他將捕撈來的海產品拿到市場上販賣,結果又被市場管理人員沒收,罪名是“投機倒把”。

 

改革開放的閘門一打開,丁和木和鄉鄰們趕緊行動起來。他當過兵,也多少有點文化,了解大政方針,知道什么事情能干什么不能干。

 

因為頭腦靈活,丁和木被村里人推選為廠長。他沒有廠長架子,帶著工人埋頭苦干!爱敃r廠里要去同安進貨,我連同安在什么方向都不知道!崩先思倚χ貞。

 

1980年代,晉江開始興辦家庭制鞋工廠。鼎盛時期,村里350多戶人家有營業執照,但在激烈的市場競爭中很多企業倒閉了。

 

“大浪淘沙中,他們成功了,我們失敗了!币晃黄呤鄽q的老者坦言。他說的他們,指的是像丁和木這樣的大企業家。

 

在以勤勞著稱的晉江,富裕起來的企業家有很多。晉江人習慣“早睡早起”,指的是早上睡覺早上起來。2022年初去世的著名策劃人葉茂中曾多次去晉江洽談業務,剛開始有老板跟他約三點談事,他以為是下午三點,結果發現對方說的是夜里三點。

 

“做慈善的不少,但有他這種慷慨度的不多!碑數厝诉@樣評價丁和木。

 

宗族文化的根深蒂固在晉江一帶幾乎是肉眼可見的,宗祠、共同姓氏讓生意人們更抱團。丁和木不僅善待同村、同宗族的人,他也像對待家人一樣對待廠里的員工。

 

讓安踏集團一位高管印象深刻的是,他們在整理丁和木辦公室的時候發現了很多他當年寫給員工的賀信,言辭懇切!霸缒贽k工廠,大家吃住在一起,老董事長待大家如親人,是一種很典型的家文化”。

 

2019年,丁和木在和木文化中心落成典禮上。

 

從100萬到100億

 

丁和木的辦公室掛著一幅大大的“善”字,下面寫著:窮則獨善其身,達則兼濟天下。這或許是對丁和木一生善行的最好概括。

 

因為飽嘗吃苦的滋味,他更懂得體恤受苦的人。

 

多年前,作為陳埭鎮慈善聯絡組組長,丁和木捐款100萬元成立了岸兜玉厚阿瑞慈善基金會。這是晉江市首家村級慈善基金會,善款大部分用于救助本村特困群體。

 

玉厚、阿瑞,是其父母的名字。家人給他取名和木,寄托著兩重心愿:一是希望他如小樹苗(禾木)一樣茁壯成長;二是希望他將來與人為善,和和睦睦。

 

據說丁和木一生下來就會笑,給家庭帶來了無限的歡樂。如今已至耄耋之年的他依然笑口常開,予人如沐春風之感,他更用自己的善行溫暖著自己的宗族、鄉鄰,造福一方乃至全社會。

 

100萬元的捐贈是丁和木大規模捐贈的起點,從那以后,他不只是成功的創業家,更成為日富而好施的慈善家。

 

2007年安踏上市之后,丁和木的捐贈速度和力度都顯著提升了。自2008年起,他不光給村里老人發放生活補貼,周濟困難群體、資助家鄉建設,同時更關注教育、救災等領域。

 

2011年是丁和木公益慈善事業的第一個里程碑。當年,他出資1億元在晉江慈善總會設立“安踏和木愛心基金”,據安踏相關負責人介紹,這是他畢生的全部積蓄。

 

基金成立后,主要關注災難救助、貧困地區文化體育教育等社會公益事業,以及推動中國體育事業發展,即幫助退役運動員就業、創業扶助等項目。

 

此后十年間,丁和木的捐贈善款累計超過1.6億元。2021年12月,和敏基金會的成立再次刷新了他個人的捐贈紀錄,這一次,丁和木捐出了自己所有持有的全部公司股票。

 

當年被迫放棄學業的丁和木深知教育的重要,他的很多慈善捐贈也投向了教育領域。從村里到鎮上,再到晉江市,乃至泉州、廈門,都有他慷慨解囊投資興學的善款。

 

2012年9月,丁和木看望晉江市特殊教育學校的師生。

 

2010年,他獨自出資750萬元興建岸兜阿瑞幼兒園。人們常說在商言商,但是作為企業家的丁和木之前每次回到村里,看到破破爛爛的幼兒園都會感到很心痛。

 

阿瑞幼兒園園長林麗芬記得,有一年重陽節老人們受邀參加學校舉辦的活動,小朋友們手工制作了一只小燈籠送給丁和木,他十分高興,讓身邊人拿來毛筆,當場寫下“一切為了孩子”六個大字。

 

丁和木說,這就是他創辦這所幼兒園的初衷。如今,這一寄語也被鐫刻在阿瑞幼兒園教學樓最顯眼的位置,時刻激勵著教職員工。

 

2022年,因為岸兜村公路修建,阿瑞幼兒園即將搬遷,但正是因為有了丁和木當年的義舉,才有了這樣一所高品質、充滿愛心的公立幼兒園存在。

 

學前教育、大中小學、特殊教育⋯⋯丁和木對教育事業的熱忱和投入幾乎是全方位、無死角的。

 

2014年,他捐資1000萬元在廈門大學興建和木樓;2015年,八十大壽之際,他分別向晉江市第五實驗小學、陳埭民族中學捐資800萬元和1600萬元。

 

此外,丁和木每年都會為當地的中小學添置電腦、課桌椅等教學設備。每逢教師節,他還會獎勵優秀教師。他不僅帶頭捐助晉江市殘疾人教育學校,更號召全社會共同關愛特殊教育。

 

丁和木的善舉遠近聞名,也受到來自各方的肯定。

 

2009年,晉江市人民政府授予丁和木家族“慈善世家”稱號。同年,他被中華慈善總會授予中華慈善突出貢獻獎。2012年4月,丁和木作為泉州市唯一的獲獎者,榮膺第七屆中華慈善獎“最具愛心捐贈個人”獎,受到國家領導人接見。

 

晨光中的泉州。

 

傳商傳善

 

自從1994年將公司交給子女打理之后,丁和木就逐漸退出了管理層。

 

在企業經營上,作為董事長的丁世忠堅定地走出了一條“去家族化”之路。他聘請頂級國際咨詢公司做戰略咨詢,大膽起用職業經理人并充分授權⋯⋯這些自我革命之舉讓安踏超越了家族企業的人治模式,快速成長為以“系統”制勝的全球化企業。

 

“我設法說服整個家族,企業要從個人擁有轉變為社會擁有才能更長遠!2007年,安踏赴港上市,丁世忠在接受媒體采訪時這樣說。他認為,“50%多的資產比例對家族而言就足夠了!

 

雖然揚棄了家族企業的發展軌跡,但是家庭、宗族觀念、閩商抱團合作的精神對丁世忠的影響是巨大的,父輩做人做事的原則,利他、共生的商業理念被傳承了下來。

 

“要給別人51%,自己留49%”,這是丁和木教給丁世忠的第一條經商理念。

 

一個廣為人知的故事是,上世紀80年代,17歲的丁世忠帶著父親給的一萬元和600雙球鞋到北京闖市場,當時他有一個樸素的念頭:賺錢買一輛摩托車。

 

經過30年的發展,當年的“小目標”已經成為笑談,安踏已經成長為市值數千億、年銷售額超400億的跨國公司。

 

能力越大,責任越大。2021年12月,安踏集團30周年慶典,同時發布新十年戰略。在丁世忠看來,30年慶典不是慶祝過去有多成功,而是要探討下一個30年安踏能夠走多遠,如何做一家有價值的公司。

 

“安踏未來要成為一家什么樣的公司,這個問題在2021年初就提出來了,一直沒有清晰的答案。但是公益、社會責任、可持續發展是管理層不約而同想到的關鍵詞,公司在這方面的承諾也是非常堅定的!奔瘓F副總裁李玲表示。

 

 

過去30年,尤其是上市之后的十多年里,安踏在公益慈善領域的表現可圈可點。

 

2008年汶川地震,安踏是首家捐款的體育用品企業,捐贈款物總額達2000萬元,并在終端專賣店開展“情系震區,傳遞愛心”義賣活動。

 

2008年被視為“中國公益元年”,也是安踏大規模公益慈善之路的起點。在此之后,無論青海玉樹、四川雅安、云南魯甸,一旦有重大災情發生,安踏的捐贈總在第一時間到達。

 

2020年,新冠疫情暴發初期,集團董事會組成的疫情防控小組在大年三十就達成共識,第一時間馳援湖北抗疫一線。最終,安踏為武漢疫情捐贈總額3000萬元。在2021年的河南水災發生后,安踏也在第一時間施以援手,捐贈達5000萬元。

 

讓李玲印象深刻的是丁世忠對世界自然基金會(WWF)的捐贈承諾。2017年,丁世忠在哈佛商學院深造期間對標學習了跨國企業的可持續發展理念和文化,并在公司總裁群發動大家一起學習、實踐。

 

2020年,安踏與WWF簽訂了為期三年的合作協議,確立了供應商環境管理改進、生物多樣性保護以及開發環?沙掷m產品三個核心合作領域!白鳛橐患沂澜缂壒,環境保護是我們必須做的工作”,丁世忠的決心非常堅定。

 

新冠疫情給制造業、零售業帶來巨大沖擊,安踏也難以獨善其身,不少預算乃至業務項目都被壓縮了,但是丁世忠堅持要履行對WWF的承諾,公益項目的費用一分不砍!盎饡矫娣浅@斫馄髽I,這筆錢不捐或者延期應該都不是問題,但董事長堅持兌現承諾,想好的事情就堅持要做!崩盍嵴f。

 

在災情救助、環境保護之外,安踏也結合品牌特性,走出了體育公益的獨特路徑。

 

2017年,安踏攜手中國青少年發展基金會、上海真愛夢想公益基金會共同啟動“茁壯成長公益計劃”,以“體育+公益”助力鄉村振興。該計劃推出的“安踏體育課”通過線上線下結合的方式培訓鄉村一線體育教師,幫助其更新教學理念、豐富教學內容和方法、提升教學質量。

 

截至2021年12月,“茁壯成長公益計劃”累計向全國鄉村地區青少年投入超5.5億元人民幣,覆蓋31個省市行政區9137所學校的350萬名青少年,捐建150間安踏夢想中心和12個安踏運動場,培訓一線體育教師 2817名。

 

隨著項目介入程度的加深,困境家庭高中生的就學問題也引起安踏公益團隊的關注。旨在通過長期、可持續的教育資助保證困境家庭高中生受教育權利,阻斷家庭困難代際傳遞的“安踏希望班”應運而生,并成為“茁壯成長公益計劃”的核心項目之一。

 

2021年3月,經過充分的前期調研,安踏集團確定了云南省紅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一中和四川省成都市武侯高中兩個資助點。6月,安踏希望班發布招生信息。9月,兩所中學共計100名“希望班”學子得到資助。

 

據了解,每名學生每學年將得到8000元資助,外加研學、獎學金等費用60萬元,項目資金合計300萬元。

 

2011年4月,丁和木慰問火災困難戶。

 

“體育在塑造青少年人格方面的作用是巨大的”,這是安踏創始人和管理團隊的共識,也是體育公益的獨特價值。

 

截至2021年12月,安踏在社會公益事業上已累計投入超過10億。公益不僅是一份企業責任,更成為企業文化的一部分。7月10日是安踏上市的日子,也是集團的公益日。丁世忠會親自參與集團公益項目的設計,也要求所有高管親身參與公益,并安排“公益假”鼓勵員工每年做到5小時的公益時長。

 

根深葉茂

 

2021年,丁世忠密集與家族成員、集團高管乃至各大咨詢公司溝通,構筑未來的發展戰略。最終,“共生”成為安踏集團為下一個30年找到的價值基石。

 

“一家真正全球領先的企業,要能為社會創造更多的價值!倍∈乐以30周年慶典上表示。

 

除了2025年中國市場份額力爭第一、2030年力爭實現全球領先的商業目標,安踏也在帶動員工實現共同富裕方面做長遠規劃。安踏將投入超過30億,加大對員工的長期激勵,與員工分享公司的成長紅利。

 

據估算,到2030年安踏集團的產業鏈將帶動超過3000家合作伙伴及30萬從業人員共同成長。安踏也將在未來十年繼續深化與上下游合作伙伴的共生關系,在科研創新、環境可持續、數字化轉型等方面共同進步。

 

更長遠的規劃是,到2050年,安踏將只接受實現碳中和的企業作為供應商。

 

從個人到家族再到數萬人的跨國公司,安踏的公益傳承并非無本之木,其根脈就在身為集團創始人之一的丁和木。雖然他未必知道CSR、ESG這些專業術語,但是他信奉的利他共贏的商業價值和反哺社會的公益精神卻在安踏內部薪火相傳。

 

當地村民在和木文化中心排練南音。

 

集團30年慶典之際,以丁和木、林烏敏夫婦名字命名的和敏基金會宣告誕生。安踏創始人家族宣布,投入價值100億的現金及股票成立和敏基金會,關注醫療救助、體育事業、鄉村振興、及環境保護四大領域的公益項目。

 

在集團副總裁李玲看來,100億的捐贈不是憑空而來,是多年公益夢想積累的結果!斑@件事情非常自然,他們家庭的所有人都非常贊成。大家的發心都是善良、單純的,基金會的使命也很清晰簡單!睋榻B,100億的捐贈中百分之六七十是丁和木的全部股票,其余是丁氏兄弟二人的現金。

 

作為一家資助型基金會,和敏基金會將先期投入20億元與上海第六醫院共建福建和敏醫院。醫院建成后將整體移交當地政府,作為公立醫院提升晉江當地的醫療資源水平。

 

丁世忠表示,國家提出“2030健康中國”的發展規劃和區域醫療中心建設戰略,安踏的初心就是響應國家“十四五”時期公立醫院高質量發展的戰略布局,通過高水平醫院的建設,助力國家區域醫療中心項目,提升區域醫療服務能力。

 

曾在多家跨國公司工作過的李玲也在丁和木家族身上看到了優秀家族的共性:團結和睦、慷慨大義、永續經營。在她眼中,洛克菲勒家族、沃爾瑪家族、福特家族莫不如此。

 

“公益愛心這條路我們是走不完的,但我一定會為此努力到最后一天,之后我的子孫肯定會繼承下來,并且將會做得更多更好!笔昵,丁和木在接受采訪時曾經這樣說。事實證明,此言不虛。

 

 

雖然早就退出了安踏的具體事務,但嶄新的集團辦公大樓里還是為榮譽董事長丁和木設置了辦公室,他幾乎每天都會來此“打卡”,寫寫毛筆字,打打乒乓球。

 

站在辦公室門前的“慈善世家”牌匾下,丁和木談起了對第三代的期望,也談到了時下熱門的共同富裕話題。這位出生在上世紀30年代的老者有著樸素的家國情懷,他希望孫輩可以將自己開創的事業永續經營下去,更希望人人都能過上好日子,“光我們一小撮人富裕沒有用,要所有人富裕起來國家才會富強!

 

從小生長在海邊以捕魚捉蝦為生的丁和木如今早已習慣了城市生活,上電梯的時候他總會站在門口,很有耐心地按住開門鍵,用溫暖的長者口吻招呼大家:“進來進來,全部人進來!”

 

對話丁和木:財富留給子女沒什么好處

85歲高齡的丁和木樂觀開朗、思路清晰,盡管口音濃重,但在他那個年紀的人當中普通話已經算得上標準,這與他多年與外界打交道的經歷不無關系。采訪中他盡量清晰、準確地表達自我,不喜歡唱高調,也沒有什么華麗辭藻。

 

他的慈善觀同樣樸實無華——因為受過苦,所以更見不得別人吃苦,正所謂“不忍人之心”。

 

《中國慈善家》:您慈善捐贈的緣起是什么?

 

丁和木:我從80年代開始辦工廠,多少賺了點錢,生活也還過得去。但如果只有我們過得好,周圍其他人過得不好,那也沒意思。見到村里有病有災的,弄得家不像一個家,那么痛苦,肯定看不下去,肯定要幫的。

 

以前也看到有些條件不好的老人東借西借,生活很困難,我都會覺得很過意不去。所以從2008年開始,我給村里60歲以上的老人每月發300塊的生活費,到現在變成每月500塊。

 

財富從社會上來,必須要回饋社會,我的思想就是這樣。你一直把財富留在家里、留給下一代,對子孫不好。我的祖先也沒留什么給我。

 

《中國慈善家》:財富留給子女有什么不好?

 

丁和木:如果把財富留給子女,他們看到家里那么富裕、錢那么多就不去打拼。頭腦比較簡單的人就會想,家里錢那么多我還要賺什么錢?所以保證子女的基本生活就可以了。

 

《中國慈善家》:您對子女的期望是什么?

 

丁和木:老老實實做生意,不要去干一些亂七八糟的事情,我就滿意了。

 

《中國慈善家》:從最初的100萬到后來的一個億,再到最近的100億,您越捐越多的原因是什么?

 

丁和木:錢放在家里也沒什么用!我們的工廠辦得很好,生意也很好,要那么多錢干嘛?就捐了。(笑)

 

《中國慈善家》:聽說100億捐款中有您全部的股票,為什么會毫無保留地捐掉?

 

丁和木:100個億是全民受益的。社會那么大,要做的事情很多。比如我們先拿20億建一個醫院,沒有這么大一筆錢也辦不了多少事情。

 

《中國慈善家》:多年來您以父母的名義進行慈善捐贈,包括以母親的名字命名幼兒園,這是出于什么考慮?

 

丁和木:就是要讓自己記住,有父母的好教導才有我們的今天。

 

《中國慈善家》:他們給您的教導是什么?

 

丁和木:專心。讀書就好好讀書,勞動就要好好勞動。不要三心二意,該做什么事情都要認認真真去做。

 

人像攝影:MORE x JOLI studio

圖片來源:受訪者供圖、視覺中國

圖片編輯:張旭

值班編輯:萬小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