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若彤:打通公益的任督二脈

明星公益
2021-08-18

她希望,大家不要戴著有色眼鏡看待明星做公益這件事。



本刊記者/邱慧

7月的一個午后,李若彤單腿盤坐在沙發上,雙眼透著興奮。過去的半天時間里,至少有50部手機拍下了機主和這位大明星的合影,現場100多人把手機高舉頭頂,隨機拍下她或是大笑或是擺手的照片。
這一天,李若彤化身公益大使,走進武漢大學人民醫院、湖北省腫瘤醫院等多家醫療機構,為這里的病患、家屬和醫護人員送上祝福和鼓勵。而滿足大家的合影需求,也是其中一個重要的環節。
“‘小龍女’李若彤要來了!”此前一天醫院發布了預告,大家都興奮起來,有的人干脆推遲出院,多待一天以一睹“姑姑”芳容。這天,“小龍女”短暫地在住院部停留片刻,走廊里就擠滿了來圍觀明星的醫護人員。
面對大家手中舉起來的手機鏡頭,李若彤沒有避諱——入行30余年,公益場合被這么多鏡頭隨意拍攝,于她而言是很少見的。

李若彤和醫護人員自拍合影。
李若彤在上世紀九十年代就已經出道。1990年,她客串了電影《浪漫殺手自由人》。讓她的形象深入人心的是95版《神雕俠侶》中的小龍女。此后,97版《天龍八部》的王語嫣,01版《楊門女將》的楊八妹,《秋香》里的小姐秋香,她所塑造的一個個人物至今仍被奉為“經典”,粉絲群體也囊括了70、80、90三個代際。
而踏足公益,則是一個沒那么為人所知的故事。
高調做公益,
真的不一樣!
李若彤說,無論是事業還是業余做的公益,她更喜歡隨心所欲。初三那年,她推掉了有意向簽約的演藝公司,只因為姐姐跟她說“要以學業為先”;1992那年,為了和男朋友度假,她缺席了與大牌明星同臺的電影首映禮;2005年,她又為另一段感情逐步淡出影視圈近十年。
至于公益,之前她更喜歡“低調地做好事”,因為擔心外界 “簡單粗暴”地把她做公益定義為“作秀”。所以在2019年之前,她極少提及自己所做的公益,媒體鮮有報道,粉絲也不知道。
彼時她的真實心情是,如果做公益被別人誤解是為了名和利,聽到這些非議自己心里也會難過,“所以干脆就不讓外界知道了”。

李若彤在春暉關愛之家和孩子玩耍。
但這種心理這兩年有了改變。有一次,李若彤在參與春暉博愛兒童救助公益基金會組織的失親孤兒探訪活動時,一位身體發育不健全、坐在輪椅上的小男孩吸引了李若彤的注意。她陪著他玩游戲,“小男孩只有上半身能動,但是笑得非常開心!蹦且惶,一些孩子拿著手機,要跟她合影。孩子們說,能親眼見到一位大明星,是從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李若彤告訴《中國慈善家》,這些話讓她聽得很心疼。她也發現,以前只能在電視或者手機里看到的人物,突然出現在他們面前時,孩子們是異常興奮的。這也讓她開始思考,以一位明星的身份參與公益可能帶來的正面效應。
之后的每個月,李若彤都會為這里的“小壽星”們送去生日蛋糕,工作人員也會給她發來孩子們的照片作為回報!昂孟裎夷芙o他們帶去快樂的能量!崩钊敉f,這讓她感受到一種釋放自我能量的滿足感。

李若彤為孩子們過生日。
“低調做好事”的立場徹底轉變,是在2019年5月。5月12日,國際護士節。一個公益項目的負責人找到李若彤,邀請她以愛心公益大使的身份,走進廣東省的三家醫院,為醫護人員送去祝福和禮物。
“我很猶豫,對于這種公開的、大規模的公益活動,我比較謹慎,擔心會讓自己不舒服!崩钊敉f,原本她是打算婉拒的,但活動的主辦方說服了她,“他建議我嘗試一次公開露面的公益活動,等活動結束后再問問自己,是不是和私下的公益活動感受有所不同!
“是真的有不一樣!”李若彤告訴《中國慈善家》。三家醫院的探訪活動結束,李若彤形容自己如同被打通了任督二脈,一下子就被點醒了。
時隔兩年多,再說起那次活動,李若彤依然興奮得手舞足蹈。她竭力向記者描述那個場景帶給自己的震撼——雖然那天停留的時間很短,但醫護人員和病患們跟她一起聊天、一起拍照、一起大笑,讓她當即感到,“即便被少部分人誤會也值了”。
李若彤直言,私下里她不是一個愿意被“偷拍”的人,因為這會給生活、給朋友造成心理壓力。但探訪的時候肯定是躲不開大家的鏡頭的,明拍偷拍都免不了,不過現在她已經看開了,“反正來的時間也不長,得讓別人的回憶留存久一點,不然怎么能算真正鼓勵到!
用直覺做公益
李若彤總說自己是個晚熟的人,很多想法在不惑之年之后才想明白。她不再覺得自己只是性格硬朗的楊八妹,或是對感情執著的小龍女,又或者是在感情里癡傻的王語嫣,而是多個人物的集合體。
她也不再強求自己世界里非黑即白。就比如以前別人的一些非議會讓她不舒服,以至于她會因為擔心別人的質疑而不敢高調地參與公益活動,“我覺得(當初的)自己好傻!崩钊敉f著瞪大眼睛,皺起了細長的柳葉眉。
“總有些人有不好的想法,我怎么能因為這小部分的偏激想法就不利用影響力做好事呢?這對能受益的人來說太不公平了!彼詭ё载煹卣f。

2021年7月,李若彤參加“輕松籌”探訪活動,為住院的患兒過生日。

而想明白這一點時,李若彤已過了不惑之年,但她覺得還不算太晚。目前,她和春暉博愛兒童救助公益基金會、輕松籌、中國婦女發展基金會等機構都有公益項目的合作,對于出席公益活動的邀約,李若彤也不再猶豫,“哪里需要我,我都會盡力出現!标P愛婦女、醫護、失親孤兒的活動,她都積極參與。
不過,李若彤也坦言,自己屬于“被動型的出力”。她很少提前計劃公益活動內容和行程,大多時候是機構帶著成型的項目找到她,而如果這些項目讓她感興趣,同時時間允許,她就去。
“沒人告訴我公益該怎么做,也沒人指點!崩钊敉f,自己參加公益更多是憑著直覺去做。
2021年7月15日,武漢探訪醫護活動臨近結束時,一位院長拉住李若彤,在她耳邊說悄悄話。李若彤后來告訴記者,那位院長建議她多關注與女性相關的公益課題。當時,院長跟她提到一個值得關注的群體——被拋棄的癌癥婦女。
“被拋棄的癌癥婦女?我之前完全沒聽說過這個群體!毕蛴浾呋貞涍@個細節時,李若彤還是一臉匪夷所思——這是她聞所未聞的話題,她也相信沒有多少人了解這個群體。這也讓她多少產生了一些無力感,她意識到,自己能做的實在太少。

李若彤總是對小朋友的公益項目更上心。
李若彤說,按照理想規劃,她一個月至少得參加一次公益活動!耙荒暌膊12天,很少了!彼种刚f。
需不需要成立一個基金會或者基金,更深入廣泛地參加慈善公益?面對這個問題,李若彤說,她太了解自己的個性了,她不是一個愿意有太多束縛的人;看到過不少朋友身陷公益基金會管理的壓力,她明白自己不太適合以那樣的方式做公益!拔也辉敢夥艞壱恍┫敕,做一些不太想做的事情!崩钊敉f。
愛出者愛返
2020年,李若彤54歲,在團隊的建議下,她出了自己的第一本書《好好過》。她在書的扉頁簽上名字,隨身帶著,送給到訪機構的醫護人員。
她把感情、拍戲、開心的、不開心的都寫在書里。李若彤希望讀到這本書的人能感受到她的能量,“我的人生才走了一小半,經歷了很多不快樂的時候,但是沒關系,勇敢往前走,還能做得更多、更好!

李若彤的第一本書《好好過》。
她開通了社交賬號,分享運動、飲食的日常。聽到網上流行的新鮮詞匯,她就問網友,問身邊年輕的同事。她把參與的公益項目也更新列入自己的社交平臺,號召粉絲一起加入公益行動。

在平臺上,看到新聞里的傷醫事件,她忿忿不平;看到太多被醫療費困住的大病患者,她又無可奈何;遇上女性公益的項目,她分享第一次生理期的惶恐。碰上侵犯到女性權益的職場事件,她又公開發聲呼吁大家站出來對抗不公,畢竟“一個人的力量總歸是有限的”。
李若彤篤信,自己最好的時刻仍未到來,甚至永遠也不會到來,因為“這樣才能更有動力往前走”。
她告訴記者,有一次到醫院探訪病患,一進到病房,一位癌癥患者特別激動。這位女士告訴李若彤,在挺過了十幾次化療后,終于見到年輕時的偶像,讓她太開心了!拔耶斎恢浪行┛鋸,但我還是很感動!崩钊敉嬖V《中國慈善家》,給別人帶去能量的同時,自己也能感受到他們的“返”作用,于是總想做得更多。
“公益需要大家一起參與,比如通過藝人發起一些月捐的活動,或者是做一些倡導!崩钊敉f。
她希望,大家不要戴著有色眼鏡看待明星做公益這件事,“無論高調或是低調的公益活動,只要能讓人受益就可以”。

圖片來源:受訪者提供
圖片編輯:張旭
值班編輯:邱宇